方道配资网8%增长率都高出许多

  • 时间:
  • 浏览:7

欧洲央行将于本月开始买入公司债方道配资网,并于6月至明年3月之间,进行4次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更表示购买资产计划完结后,欧元息率将有一段长时间继续处于低水平,德拉吉的言论预示欧洲央行与美国联储方道配资网局的货币政策将有相当一段时间保持分歧,再加上英国本月23日举行的脱欧公投结果难料,投资者现阶段对过于推方道配资网高欧元依然抱有戒心,不利欧元短期表现,是导致欧元掉头回落至1.11美元水平的原因之一。


  根据过去三年的统计,在全球市场上,多元资产型基金早已跃升为主流,且具备弹性投资策略的多元资产型基金吸金功力更胜一筹。不仅如此,由于各类资产表现轮动且波动度提高,除诉求多元资产布局外,投资人更希望透过专业投资团队,以追求收益为主的投资策略出击,来打败市场不确定因素。 ■野村投信

  野村多元收益平衡基金经理人李佑慈指出,成熟市场短天期国债收益率有半数陷入负利率区间,低利率时代,寻找收益来源是最重要的事情;但追求收益目标与规避波动同样重要,高息资产虽然可以提供高收益率,价格也会波动,故需要跳脱传统思维,才能尽量锁住收益目标。

  根据历史资料统计,多元资产型基金过去十年吸引庞大资金流入,金额高达9,900多亿美元,已逼近一万亿美元关卡。

  每年吸金1700亿美元

  近三年多元资产类别基金的吸金趋势更为明显,每年以接近1,700亿至2,000亿美元的金额持续流入,多元资产型基金吸金功力势不可挡。

  李佑慈认为,市场瞬息万变,在2013年市场投资趋势是股大于债,2014年又变为债大于股,2015年多元资产崛起,资产配置型商品规模增长率高达5.5%,较股票型资产0.6%,以及固定收益型资产0.8%增长率都高出许多。

  弹性多元资产增长率12%

  不仅如此,若再往分类分析,李佑慈认为,就多元资产型基金子类别来看,今年以来资金流出较多的属于保守型多元资产基金,相较之下股债均衡(Moderate)以及弹性配置( Flexible)仍呈现净流入,而弹性式多元资产类别近一年资产增长率高达12.5%,这也符合投资人仍然想在降低波动度情况下,透过主动积极式的配置,持续追求一定的收益目标。

  过去一年以来,弹性配置多元资产增长率高达12.5%,优于其他多元资产策略,也反映目前投资环境下,较为灵活的新投资策略较受投资人青睐;野村投信建议,在下半年全球市场风险仍存在不同变数的情况下,投资人不妨寻求以追求收益为主的投资策略做为核心配置。

  冯强

  欧元本周初在1.1100美元附近获得较大支持后反弹,周四冲破1.1200美元关位,其后受制1.1220美元附近阻力后掉头下跌,周五曾回落至1.1135美元附近。欧洲央行本周四会议保持息率不变,随欧元区首季经济按季增长0.5%,明显高于第4季0.3%增幅,同时5月份欧元区通胀年率为负0.1%,略高于4月份负0.2%,欧洲央行本周四将欧元区今年经济增长预测上调至1.6%,高于早前的1.4%之外,更将今年通胀预测从早前的0.1%调升至0.2%,反映欧洲央行对欧元区经济及通胀前景均较前乐观,不过欧元汇价反而迅速失守1.12美元水平后反覆走低至周五的1.1135美元水平,凸显欧元本周早段的反弹走势并不稳固。

  另一方面,欧洲央行将于本月开始买入公司债,并于6月至明年3月之间,进行4次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更表示购买资产计划完结后,欧元息率将有一段长时间继续处于低水平,德拉吉的言论预示欧洲央行与美国联储局的货币政策将有相当一段时间保持分歧,再加上英国本月23日举行的脱欧公投结果难料,投资者现阶段对过于推高欧元依然抱有戒心,不利欧元短期表现,是导致欧元掉头回落至1.11美元水平的原因之一。

  欧元兑日圆交叉汇呈跌势

  虽然Markit本周三公布德国5月份制造业PMI攀升至52.1的4个月高点,但同日公布的5月份欧元区制造业PMI却下降至51.5的3个月以来低点,再加上本周五公布的5月份欧元区综合PMI仅温和上升至53.1,略高于4月份的53,未能对欧元构成太大支持。市场等候美国公布5月份非农就业数据,投资者偏向谨慎,引致欧元本周五大部分时间窄幅活动于1.1135至1.1160美元之间。

  美国近期公布的4月份经济数据持续偏强,同时联储局官员相继支持加息,巩固了市场对联储局快将加息的预期,不过联储局本月14日至15日进行的政策会议日期要早于英国6月23日举行的脱欧公投,不排除联储局的加息时间可能倾向推迟至7月,而投资者将关注美国随后公布的5月份经济数据能否保持4月份的强劲表现。此外,欧元兑日圆交叉汇价本周二受制124.20附近阻力后迅速掉头下跌至近日的121.05附近3年多以来低位,对欧元构成进一步下行压力,预料欧元将反覆走低至1.1050美元水平。

  周四纽约8月期金收报1,212.60美元,较上日下跌2.10美元。美国4月份经济数据显著转强,配合联储局官员近期加息言论之际,现货金价持续从上月初的1,303美元水平反覆下跌至本周初的1,200美元附近,大致反映了市场对美元加息的预期。

  守千二关金价伺机反弹

  随现货金价本周持稳1,200美元之上,若果美国稍后公布的5月份经济数据一旦有逊于4月份倾向,则金价仍有机会作出反弹,预料现货金价将反覆走高至1 ,220美元水平。

  金汇锦囊

  欧元:欧元将反覆走低至1.1050美元水平。

  金价:现货金价将反覆走高至1,220美元水平。

  富达证券

  去年12 月,美国联储局近10 年来首次加息。数周之内,美联储局将议息,市场预期6月、7月加息的机会甚大,美元持续强势,敲响了新兴市场的警钟。具体而言,人民币迅速贬值,为全球股市带来走跌压力,成为全球股市波动和投资者忧虑的重要源头。我们是否应预期同样情况将再次出现?

  就在上周二,市场反映6 月份的加息几率为13%。目前,加息几率已达30%,7 月份加息的几率则高于50%。新增工作数目持续稳定、低失业率、消费强劲和通膨稳健回升,均促使美国联储局看好美国经济的前景。

  从本质而言,美国加息是一件好事,理由是美国经济强劲不仅有利于美国,亦将嘉惠与美国有紧密贸易往来的国家。

  实际上,去年12 月首次加息的经验突显出一个重要的问题:美国加息可能会带来避险交易,导致美元强势,致使大宗商品(通常以美元定价)和股票价格下跌。

  亚洲投资级债有需求

  富达基金投资组合经理人Eric Wong表示,「随美国处于经济复苏的轨道上,我预计美国在中长期而言将逐步加息。亚洲投资级别信用债是以美元计价,基于美元回升的风险,亚洲投资级别信用债仍有市场需求,投资者对当地货币计价的资产将持审慎态度。亚洲投资级别信用债提供良好的风险回报平衡,在全球处于不明朗因素的任何时期内应可维持稳定。」

  首当其冲的是新兴市场,尤其是那些拥有大量美元债务和重度依赖商大宗品出口的国家。这种避险交易已经出现,其中MSCI 新兴市场指数五月下跌 6.2%,美元在经历一段疲弱时期后回升。

  倘加息料美元不会大升

  夏季加息,代表距去年12月加息后有6 至7 个月的时间。美国联储局采取这种循序渐进的方式,加上当中经历的时间,是确保已就其想法和行动对市场发出充分的信号,突显出美国联储局明白必须避免美元突然大幅升值。因此,对于下一次加息,我们认为更有可能会终止近期美元弱势,但不会触发美元出现具破坏力的大幅升值。

  「我们的观点是,未来的『加息轨迹』比准确预测加息时间更为重要- 我们预计加息步伐将循序渐进,今年只会加息数次。循序渐进的方式应会终止近期美元弱势,但又不会触发美元出现具破坏力的大幅升值。」富达亚洲产品管理部主管Matthew Sutherland 说。

  回顾12 月加息的影响,当美元停止升值时,金融市场状况和信贷市场立即得到纾缓,包括股票在内的所有风险资产均回升。

  中国方面,近期经济指标继续呈疲弱迹象,工厂产出、零售销售和固定资产投资表现均逊于预期。在此条件下,人民币的稳定程度至关重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公开(透过国营的人民日报头版社论)强调要保持人民币「基本稳定」。尽管目前人民币的价值比过去更受市场驱动,但若人民币贬值幅度过大,中国很可能会竭尽所能进行干预。

  总括而言,夏季加息和后续事件很可能会让投资者更添忧虑,甚至造成市况动荡,让投资者除了英国脱欧公投事件之外再增烦忧。

  加息后料市场迅速回稳

  虽无法保证加息与否,而今年第一季度的经验显示,市场在加息后可迅速回稳。随美国联储局已为下一步行动发出充分的信号,相信市场上已经反映大部分加息的影响。

  聚焦于整体市况、持续投资且不过度受短期市场杂音干扰,将可令投资更得心应手。

  施罗德投资首席经济师Keith Wade

  我们分析了自1975年以来的数据,并观察联储局启动加息程序前后的美元贸易加权汇率表现。目前利率周期的美元表现与以往非常不同。

  就这轮加息而言,美元在首次加息前的24个月升值达至接近20%。但以往美元在首次加息前通常是逐渐贬值。

  在加息后,美元表现更为参差。平均而言,贸易加权汇率在加息后12个月贬值约1.6%。在我们审视的8个周期中,4个周期的美元贸易加权汇率录得负面表现。

  与此同时,在以往各周期加息后的24个月,美元贸易加权汇率平均表现正面,除了在美元汇率特别强劲的1980年代出现偏斜。

  鉴于其他主要央行仍持续实施零利率政策,同时市场预期美国将会加息,我们认为美元将维持强劲表现。这是由于美元利差交易长仓的吸引力逐渐提高,而相关交易亦持续增长。

  为印证此观点,我们分析了以往周期中美国和德国利率差别与美元兑欧元汇率之间的关系。我们使用美国及德国3个月期票据作为利率的替代指标。

  我们将两者在联储局首次加息时的息差绝对值重新调整为零。因此,当息差为正值时,与利率周期发生首次加息时相比,美国利率高于德国利率。

  欧美息差扩大的美元走势

  整体而言,以往周期中利率差别对美元走势在首次加息前的影响通常强于加息后。

  这种情况在1994年及1999年的加息周期中特别明显。当时加息初期的利率与汇率走势同步,但在联储局最终加息后,两者出现明显区别。

  由此显示,除了纯利率差别之外,还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这些因素包括对未来利率差别的预期不断变化,以及市场对外国资产表现的预期导致资金流变化。

  因此,以往数据显示即使美国与欧洲的利率差别进一步扩大,美元亦未必会维持不断升值的趋势。